您的位置 : 首頁 > 書庫 > 《傾城神醫,逆天娘親腹黑爹》傾城王妃是神醫 Size Queen 傾城神醫,逆天娘親腹黑爹誘受

更新時間:2019-09-27 08:55:39

《傾城神醫,逆天娘親腹黑爹》傾城王妃是神醫 Size Queen 傾城神醫,逆天娘親腹黑爹誘受 連載中

《傾城神醫,逆天娘親腹黑爹》

來源:作者:青魁含煙分類:古代言情主角:鳳淵,簡容

主角叫鳳淵,簡容的小說是《傾城神醫,逆天娘親腹黑爹》,它的作者是青魁含煙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 翌日清晨,司南起了個大早,帶著兒子出門。 她居住的竹海邊是一片桃林,粉嫩的花瓣傾斜而下,猶如漫天遍地的花雨。 這片桃林本該是她居...展開

《傾城神醫,逆天娘親腹黑爹》免費試讀

翌日清晨,司南起了個大早,帶著兒子出門。

她居住的竹海邊是一片桃林,粉嫩的花瓣傾斜而下,猶如漫天遍地的花雨。

這片桃林本該是她居住的地方,可司南討厭粉粉嫩嫩的花,簡容便主動提出要跟她換,而她現在居住的竹海,其實是簡容原本的住處。

庭院中,男人背對著司南,白衣淺飛,墨發微揚,他單手負力,連背影都是寡淡的氣息。

“師伯!”司子懷一眼看到站在庭院中的男人,立刻眼睛一亮,邁著小腿短奔向他。

“小寶。”男人緩緩轉過身,揉了揉小包子軟乎乎的臉。

他長身玉立,白袍被微風掀起,俊美如仙的男子,但那雙墨色的眼里卻是掩不住的落寞,他目光落在司南身上,聲音溫和:“聽師父說你要回去了。”

“嗯,今天啟程,走之前特意帶小寶向你告別。”

司南嘴角輕揚,和煦的暖陽照在她臉上,簡容只覺得滿園的桃花都不及這一個笑容耀眼。

簡容的目光逐漸變的輕柔和不舍,“日后若有什么困難就回來,秘宗永遠是你的家,若是你在外面累了,厭倦了世俗爭斗,我簡容也永遠是你和小寶的歸宿。”

司南一怔,三年來簡容第一次對她說這樣的話。

“師兄,謝謝你,但你應該了解我,我從不勉強,這樣對你我都不公平。”

看著少女絕美的臉上滿是認真,簡容心里了然,以司南的性格,她若真喜歡自己,三年的時間她早就主動走向他了,又何必等到現在。

“況且,像師兄這樣的帥哥還怕找不到良人?師兄,你為何不下山,以你現在的能力如果仔細調查,肯定能找到……”

“小南,我不會下山的。”司南話沒等說完,就被簡容打斷,他眼底閃爍一絲黯然,淡淡道:“秘宗就是我的家,師父是我的親人,其他的我不需要。”

簡容知道司南是想他下山找到親生父母,正如她所說,以他現在的能力找到親人簡直易如反掌。

可是……他不想。

世上沒有后悔藥,既然當初親人拋棄了他,就別指望他再認回去,師父辛辛苦苦養他長大,就是他唯一的親人!

“好吧。”司南沒再多說,拉起司子懷展顏一笑,道:“師兄,我們走了。”

“師伯,小寶會想你和師公的!”小包子跟簡容揮了揮手道別。

漫天飛花中,簡容站在庭院內,目送司南和司子懷離開,直到兩人的身影變成小點完全消失,他的目光也未曾收回。

從此這密山,又要變得安靜了……

……

密山下,司南念出口訣出了結界。

一大一小的兩人并肩走著,司南拉著小包子,可自從出了山,這小家伙就沒說過話,跟以往的活潑性格完全不同。

司南低頭看去,瞧見自家寶貝正撅著嘴,臉上大大的寫著“不高興”幾個字,她不由覺得好笑,問道:“怎么了,嘴巴都要撅到天上了,不開心?”

司子懷點點頭,軟軟糯糯的聲音帶著幾分幽怨,“小寶想要個爹爹,娘親為什么不喜歡師伯啊,你們兩個成親,小寶就能永遠生活在密山,不好嗎?”

司南知道司子懷一向喜歡簡容,但關乎原則的事她還是會跟小包子說清楚。

“因為娘親不喜歡師伯,只是將他當成親人看,如果隨意接受這份感情,是對師伯的不尊重。”

“況且……”司南古靈精怪的一轉,壓低的聲音帶著幾分神秘,“小寶就不想看看密山外的世界?好吃的、好玩的,可不比密山少,你甘心一輩子待在山上?”

“這……咳咳。”小包子心動了,他輕咳兩聲,開始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我剛剛只是說著玩的,娘親我跟你下山是為了保護你,可不是為了那些好吃的和好玩的哦,不要誤會,不要誤會!”

司南:“……”

……

鳳炎島。

鳳淵斜靠在椅子上,緋紅的長袍上繡著暗色鳳紋,這明艷的顏色穿在他身上分非但沒有半分艷俗,卻無端生出一種令人生畏的冷意。

忽得,他猛地睜開眼睛,嗜血的紅光從眸中迸出,凜冽的氣勢威壓彌漫開去,他聲音低沉,好像暗夜中的王者。

“那個女人,回來了。”

司南,那個強*了自己的女流氓,一聲不響借了他的鳳種,還敢玩失蹤,想到這鳳淵恨的牙根都癢癢。

這時,充武突然從外面沖進來,甚至忘了敲門,一臉焦急道:“主子,不好了,秘宗那蠻不講理的老頭來了!需不需要屬下帶兵將他攔住?”

“不用。”鳳淵滿不在意的揮揮手,微斂的紅眸中透著漫不經心,“你攔不住。”

“嘖,你這鳳炎島還是跟以前一樣死氣沉沉,連點人氣都沒有,著實是無趣極了!”

鳳淵話音剛落,就見一個身穿黑褂的老者大搖大擺的走進大殿,嘴里還叼著根草,吊兒郎當的樣子沒有半點正形。

“不喜歡可以滾出去,沒人請你來。”鳳淵俊臉一沉,“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你來鳳炎島做什么?”

“小南兒回大梁了。”

“我知道。”鳳淵眸光一沉,他的感知力極強,若是集中精神可以感知整個大陸的任何一個角落,可是密山結界封閉,司南又有秘宗這老頭護著,是以他才沒敢輕舉妄動。

“小南兒不是真龍之女。”王奇玉看著鳳淵,目光坦蕩,“所以她那兒子也并非能幫你繼承鳳族的血脈。”

“呵,你以為我會信你?”鳳淵冷哼一聲,嗜血的眸中帶著不屑,“鳳族巫女早有預言能幫本王孕育子嗣的只有真龍之女,你現在跟我說那生了我孩子的女人只是個普通人?”

“信不信隨你。”王奇玉不理鳳淵的質問,自顧的拿出煙桿點燃,深深吸了一口又緩緩吐出,“小南兒在密山三年,我再了解不過,她雖然聰明,煉丹制藥、奇門遁甲一點就通,但在修煉上卻資質平平,你覺得真龍一族的后裔會是這種廢柴體質?鳳淵,真正的龍族什么樣,兩百年前你不是沒領教過。”

鳳淵紅眸微瞇,一股寒氣瞬間充斥在整個大殿,兩百年前那場戰爭是鳳淵這一生最不愿提及的事,叱咤風云的神獸鳳凰,竟敗給落寞已久的龍族,如果不是那該死的龍族之王司命,他現在就是炎武大陸的主宰!

那場戰斗的最后,司命葬身西部火山的巖漿中,他雖獲勝,但也受了重傷,鳳脈俱碎,靈氣消耗殆盡,是鳳族最后三名長老用自己的靈力吊著他,才勉強活下來,等到鳳淵能睜眼時,那三名長老已經燈枯油盡,活活被耗死了。

在那之后,鳳族和龍族的恩怨就此結下,雖然傳說真龍一族已經滅亡,但在鳳炎島,“龍”這個字還是不能提的禁忌。

鳳淵沒說話,犀利的赤眸帶著無比的洞穿力,好像要把人看穿,但王奇玉還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樣,隨意的語氣,不像是撒謊。

“呼——”

他又緩緩吐出一口煙,隔著白白的煙霧看向鳳淵,繼續道:“小南兒雖然離開密山,但老夫也不是瞎子,你若敢動他們母子一根汗毛,我也不介意帶上我那大弟子,把你這鳳炎島屠個干凈!”

“是嗎?”鳳淵唇角揚起邪魅的笑,聲音低沉,“我們不妨試試,看是我殺司南快,還是你屠城快。”

“你敢!”,王奇玉被氣得臉又紅又綠,強忍住想上去揍人的沖動,心里默念——這都是為了小南兒!

“充武,送客!”鳳淵長袖一揮,毫不客氣的下了逐客令,起身往里堂走去。

“哼,破地方,你當我愿意待?!”王奇玉重哼一聲,氣沖沖的離開。

出了鳳炎殿,王奇玉漸漸平靜下來,他這次來鳳炎島就是為了混淆鳳淵的視聽,司南身上有封印加成,不論鳳淵的手下怎么調查,都會是修煉資質平平一個結果,可真龍一族都是修煉奇才,兩者相矛盾,應該會讓鳳淵在司南真正的身份上犯難。

只是不知能瞞多久……

他望向大梁的方向,長嘆一聲道:“小南兒,為師能幫你的,也只有這些了。”

鳳炎殿內堂。

這里是平時鳳淵修煉的地方,一片漆黑的練武場,陽光順著屋頂唯一的縫隙傾斜而下,照得站在下面的鳳淵俊朗的面孔宛若神邸。

“暗衛。”

他低沉的聲音剛落,漆黑的身后便閃出五道黑影,五人齊聲道:“是,主人!”

“盯緊司南,尤其是她最近的修煉情況。”鳳淵抬頭看著屋頂縫隙里的藍天,緩緩閉上眼睛,“事無巨細,以后關于她的所有事都要報告給我!”

“是!”

身后五人應了一聲,便在此消失的無影無蹤。

“司南……”鳳淵沉聲喃喃道,再次睜開眼時那雙赤紅的眸底好像染了血般猩紅。

你到底是什么人?

……

大梁國京都城某個不起眼的小酒館,二樓窗口處一身紅衣的少女斜靠在椅上,白皙纖長的手拿著酒杯,一飲而盡。

清酒流過喉嚨處緩緩起伏,她眉眼微勾,慵懶的笑中帶著淡淡的嫵媚,而嫵媚中又透著讓人不易親近的冷淡。

“娘親,我們在這做什么啊?”司子懷啃了口手上的馬蹄糕,糯聲問道。

《傾城神醫,逆天娘親腹黑爹》精彩評論:

轉 反套路非攻略非主流虐渣。十章一世界。女主(鳳淵,簡容)寧幼薇武力碾壓,簡單粗暴,腦回路清奇,心性通透,小幽默,蘇爽。只前后涉及的原靈異世界也很有意思,女主(鳳淵,簡容)智斗人武斗鬼。快穿設定星際直播但沒影響,如用恐嚇痛苦把渣男繼母改造成24孝好家人,符咒控制喪尸清除異能建立和諧基地,驅使女鬼織布。關于cp:原世界醫治韓王殘腿后回家侍奉父母;中期冒出疑似強男主(鳳淵,簡容)九重,前世今生神君輪回什么的,最后九重被送入輪回,很喜歡女主(鳳淵,簡容)對所謂前世的態度和處理;即使孩子心性的系統喜歡女主(鳳淵,簡容)也應該算無cp。此文略涉及但又神奇地避開我不喜歡的套路雷點,比如直播前世今生什么的,糧草。

猜你喜歡

  1. 資訊小說
  2. 書庫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万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