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書庫 > 《元上草》原上草 平胸小受文 元上草小說TXT

更新時間:2019-10-03 16:55:04

《元上草》原上草 平胸小受文 元上草小說TXT 連載中

《元上草》

來源:作者:子木分類:古代言情主角:曹陽,林羽

主角是曹陽,林羽的小說《元上草》此文是子木原創的古代言情文,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絕對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優質小說,書中主要講述 林羽家世顯赫,又乃合州一富豪子弟,祖上經營刺繡、蠶絲、綾羅綢緞等,可謂是富甲一方,加之祖輩在江湖中混跡,深受不少武林中人士仰重,...展開

《元上草》免費試讀

林羽家世顯赫,又乃合州一富豪子弟,祖上經營刺繡、蠶絲、綾羅綢緞等,可謂是富甲一方,加之祖輩在江湖中混跡,深受不少武林中人士仰重,樂善好施,布行仁德,許多英雄豪杰都與之結交,名震整個四川、以及周邊不少州縣,不巧世態多舛,正置蒙古的憲宗蒙哥御駕親征,南征大宋,四川作為南下大理、暹羅、天竺等多國的必經之地,為完成成吉思汗疆域東西南北縱橫絕世的愿望,自然成了蒙古鐵騎、南宋拒敵的兵家必爭之地,這樣也迫使四川內的生靈涂炭、民生鼎沸,再無安寧之日,像林羽一家經營著如此大的財富自然是要選擇攜帶家眷、帶全軟細金銀一并西進如山,避過兵燹戰禍之苦了。

這一路上為避開蒙古軍隊的圍追堵截,專挑偏遠僻靜的山路行駛,而處于兵荒馬亂的年代,自然是隨身帶著刀劍,為了防身,更讓一些江湖宵小知道林家的威風,林羽家傳武學,又得川內一位德高望重、當世三大高手之列中其中一位親傳,可以說是學有所成,相得益彰,自是遇到不少麻煩,但不過都被林羽迎刃而解,曹陽也曾習得精純武學,這數月以來,他們在年輕一代中名聲越來越響亮,被江湖中并成為“銀鈴雙杰”,林羽藍稠寶劍,被人冠以

“翠羽公子”著稱,曹陽則是白衣飄飄,也被賜予雅號“白雪天鵝”。而林、曹兩家世代修好,生意上常有往來,在二人幾歲時便定下姻親,雖說曹陽還不是林羽正式的妻子,但假以時日,已成定論,無可厚非。

如今曹陽對林羽冷淡,也并非一時脾氣使然,更不是小璧人之間鬧矛盾,耍性子,一切都要從林羽沉溺習武,四年前他對家傳武學精進威猛之后仍覺不滿足,限于自家武學根本不能在江湖中揚名立萬,所以憑借家世的殷實、在江湖中的人脈拜入峨眉山金頂上人學藝,而當時林羽、曹陽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無奈林羽的潛心習武,將兩家的姻事就此拖后,這次技成歸來又不巧遇到蒙古大軍南下,真是福無二致、禍不單行,為了保存林家的家業,只好舉家西退到川西高地,那里地勢險要,易守難攻,蒙古大軍一時三刻也不會舉兵重犯,自然算得上一個避難的好去處。一路上林家員外才單獨讓兩位年輕人相處,增進感情,免去自己的后顧之憂,日漸成熟后,林、曹兩家的關系與勢力自然會成為整個四川牢不可破的聯姻。

由合州(今重慶)趕至川西雪嶺,一路上為了擺脫蒙古鐵騎大軍的追殺,做出掩人耳目的方法,表面上是到川西游歷一番,實則是舍棄屋宅笨重的物飾舉家西遷,帶足軟細家當輕便出走,一路上專挑僻遠的山路行駛,所以還以重金請來川內不少成名好手充當護衛,更為林家一路上的安全增添一層保險,一路走來談不上兇險,也并非疲于奔命,顯得好整以暇,閑情逸致,倒不會令各大州縣的官尹懷疑,更不會被蒙古韃子所嫌疑,除了遠避兵鏊之禍外,林員外另有打算,聯絡川內成名豪杰到邛崍山脈深處的僻遠山谷議事,至于出于何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林羽、曹陽這對俊俏玉璧的佳人先家人一步,趕馬先入山谷里的一處空地,在山坳低洼的溪水旁駐足留念,也盡被山谷中的旖旎風光所吸引。

這時曹陽大覺難抒暢情,加上林羽的曖昧之意大增,更是令自己難堪、渾身不舒服,一時假借輿情寓意于自然風光,立即站起身來,把持不住少女好奇情愫,輕身一躍,施展家傳輕功——靈兔玉輦,朝身側丈許開外一處花草繁茂的草叢奔去。一雙鸞鳳繡凰的小皮靴正端各置一個毛茸茸的淡黃小球,在她靈擺的俏足上有增添了幾分俏皮可愛,討人喜歡,喜出望外地叫道:“這里真好,若是能一生都在這里定居,那該有多好啊。”

林羽被她的機靈古怪嚇了一大跳,好在她只是任性嬉鬧,沒有做出什么兇險的大舉動來,否則自己還不得前去保護?自己也不敢管束太嚴,感情之事本很微妙,須得張弛有度,否則太過嚴苛,無疑像長輩看管頑童,典獄卒看管犯人一般,根本在這種拘束下變得難以喘息。還是欲擒故縱地暫由她放縱一下,有何不可?爽快答應道:“既然陽妹這么喜歡這里,我就向爹爹和曹伯伯請愿,就在此地安居,過著男狩獵、女放牧的世外生活。”

曹陽不過自言自語,沒想到林羽正把自己不當外人,打斷話由,弄得一片興致也隨著淡漠去了,掃興地曲腰盈盈地伸手摘下一朵淡黃恬雅的小花,不住在手里把玩起來,不禁贊道:“多好看啊!”轉身過來對林云奴起小嘴,板起臉道:“羽哥說什么都對我言聽計從,真是出自一番肺腑之言么?若然不是,何必牽強附會于我?我知你心里定是著急,害怕我出了一絲意外,可是我手中寶劍也不是看的,一路上雖在你的英名庇護下走過來,但我也決計不是一無是處。”

林羽沒想曹陽竟然看穿自己的心思,連忙致歉道:“好,好,好!是我不對,那伯伯的意思,你我總該不能違背吧?”

曹陽蹙眉,大有不快,卻又欲言又止,只是自怨自嘆地道:“怎么每個人還拿我當小孩子看待,什么事都擔憂顧慮,最終還是一事無成。真正讓我自己拿決定又待何時啊?”長嘆一聲,強顏扮笑地道:“好吧!我遵從你們的意思就是了,也不走遠,反正叔叔們都還未到,一邊暢意抒懷地觀風賞景,一邊等他們,兩全其美,何樂不為?”

林羽皺了皺眉頭,這個理由頓讓自己緘口,難以拒絕,只好答應道:“好吧,就一切暫時聽你的便是,如有兇險也好有個照應。”“好啦,難不成這山中還有虎狼熊羆不成,如此人間天堂怎會令人掃興,我看只有一個管天管地的跟屁蟲。”話中大有嘲諷的意味,令林羽雙頰滾燙,猶如火燒一樣難看。但她是自己未過門的媳婦,怎能不擔憂著急,對于刁鉆的性格卻又無計可施,任何花言巧語似乎也不見成效,只好都依著她的性子胡鬧了,但又不能太過放任。

正在二人鬧別扭之時,只聞破空聲響,“啵!”的一聲

一件不明物飾從身后的山坳處徑直撲來,林羽功力較曹陽深厚,加上應變能力超凡,聽聲辨位,驚慌失措地先想到自己的意中人,同時發出大喊:“陽妹小心!”示意曹陽趕緊避開。

飛來的物飾還未來得及看清,如同一只無頭蒼蠅般直向林羽的面上粘去,像是有人蓄意刁難,且不管擊來之物是否是暗器之類,這樣輕視川東有錢有勢的林家,公然與林家大少爺難堪,簡直就是太上頭上動土。林羽是個素養可塑、翩然俊朗的公子哥,換作誰都會勃然大怒不可。曹陽正玩得盡興,自然不能做到“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甚至對四周的動靜也一概不顧。一聽林羽的呼喊聲,原以為他在胡鬧,存心在嘩寵,但見他臉色驚怒,一改往日親善可親的模樣,頓有幾分取笑,掩面抿笑道:“羽哥,是你自己小心了。”她一點也不為林羽潔身自愛的冷傲感到擔憂,反倒是覺得有人能存心讓林羽出丑,蓄意令他難堪。

那團來歷不明的物事變得更為迅捷,似乎還不止一個,而是先后有序,層出不窮地徑直向林羽撲至,而續后的物事竟然如長了眼睛似的與先前那團合二為一,說不出的詭異、手法奇特,在川內實屬罕見,就算尋遍整個江湖,只怕也是無人能及,誰也看不出此類手法是哪位名家。

林羽師出名門,又乃是川東赫赫有名林家大少,在江湖中也算是后輩中的杰出人才,對于武學更是博學多識,雖說沒有什么江湖經驗,深受不少資歷豐富的名家談論江湖軼事,加上金光上人的言傳身教,算得上耳濡目染,知道江湖之中有一種獨門暗器,加上為人不齒、人皆可唾的名字——“并蒂蓮”,相傳這種暗器極其陰毒,常趁人之危,往往從人們意料不到的方位打來,江湖中人最恨的就是這種背地傷人的勾當,若是真正的暗器名家,決計不會使用這類下三濫的手段。而真正的高手無論對手使用什么樣的高明手段,都是不值一哂。

林羽運起家傳內力加以抵御,好在心上人面前表現一把,大展自己的功力精純、以示炫耀。不料一面為了保護曹陽,而功力大散

,加之輕蔑大意,而對方擲暗器的手法怪譎刁鉆,雖在曹陽的好意

提醒早已來不及了,只聞清晰的一聲“啪!”地一聲,正中林羽的面額上,一團黑黝黝、綠漆漆的東西黏在他的臉上,任誰看了都頓讓覺得惡心。

《元上草》精彩評論: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作者(子木)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官斗就是拉幫結派,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曹陽,林羽)成為遼東省長,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也許作者(子木)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氣魄還有思維。情節大多都是日常瑣事,裝逼打臉,大大拉低整《元上草》的格調,真的非常可惜。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曹陽,林羽),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

猜你喜歡

  1. 資訊小說
  2. 書庫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万国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