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資訊 > > 《星際之游戲者手冊》星際寵婚手冊 第二十章 意想不到 星際之游戲者手冊出柜

《星際之游戲者手冊》星際寵婚手冊 第二十章 意想不到 星際之游戲者手冊出柜

發布時間:2019-10-04 08:53:24編輯:百小白來源:閱文集團小說作者:綠染三枝 狀態:已完結

主角叫白束,都讓的小說是《星際之游戲者手冊》,它的作者是綠染三枝最新寫的一本科幻空間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 白束簡直要被她氣笑了。 選擇性失憶玩得很溜嘛。 居然還好意思擺出一副施恩不望報的樣子,真當她腦子被撞傻了? 克里爾還在挑三揀四,

《星際之游戲者手冊》 免費試讀


白束簡直要被她氣笑了。

選擇性失憶玩得很溜嘛。

居然還好意思擺出一副施恩不望報的樣子,真當她腦子被撞傻了?

克里爾還在挑三揀四,“雖說一只小崽子也不值什么錢,認人的又要再降些價,但是我看你也拿不出什么更值錢的東西了,我就吃點虧好了。”

這番自說自話讓坐在邊上看戲的娜娜和年輕男人都有點啼笑皆非,但他們也就是笑吟吟得看著,并沒有插手此事的意思。

如果想管,毛豆被鎖起來的時候他們就管了,但為了一只異獸幼崽和一個不知來路的孩子得罪卡祖……

兩人的眼神不約而同得看向只說了一句話的卡祖,有些好奇他說的管,是打算怎么管。

克里爾的囂張全靠卡祖在背后撐腰,這件事麥克比在座的所有人都清楚,所以他此時也看著卡祖,摸不清他是什么態度,“卡祖?”

卡祖沒有回應他,被濃密的胡須遮住的臉上也看不出他此刻的表情,那樣粗獷的一個漢子,明明應該是徹頭徹尾的武斗派,卻讓人覺得很難看透他。

他搭在兩邊膝蓋上的胳膊不慌不忙得向上移動,原本自然下垂的雙手扶上了膝蓋,微微用力,就以一種均勻的速度站了起來。

見卡祖起身,除了克里爾外的幾人都暗自戒備起來,就連白束都把手背在身后,借著身形的遮擋從空間里摸出了火麟角。

這人……和克里爾應該是一對吧?

白束有點拿不準他們倆是什么意義上的一對,如果這個叫卡祖的人執意要替克里爾出頭……

她抿緊了唇,戒備得站起身,死死盯著卡祖的一舉一動,試圖從他的舉止當中看出他何時會進攻。

卡祖比麥克還要高出半頭,胳膊比尋常女人的大腿都要粗,他一身的肌肉賁張,脖子短粗骨節寬大,只用看白束就知道,這人若是想捏死自己,絕不比捏死一只螞蟻來得困難。

借著額發的遮擋,她的視線從卡祖身上的各處弱點游走而過,最后停在了下三路的位置。

他長得太高了,腰腹以上是真的得跳起來打,那樣太不切實際,也就下三路的命中率比較高。

就在她思考該怎樣一招制敵時,卡祖突然伸手,一把掐住了克里爾的脖子!

所有人都被他的舉動驚呆了。

卡祖掐著克里爾脖子的手不斷收緊,她的臉一下子漲得通紅,脖子上的緊箍感使她不由自主得眼白上翻,兩只手死死得抓著卡祖的手腕,嘴唇開開合合,卻發不出聲音。

從口型看,她說的是:為什么?

卡祖的聲音十分沉悶,還有些含混不清,但意思表達的很明白,“你惹麻煩的頻率已經超出我的底線了。”隨后手上一用力,輕描淡寫得捏斷了克里爾的脖子。

“卡祖!”

麥克本能得想要上前制止,但到底晚了一步。

卡祖大手一松,克里爾的尸體就軟倒在地,發出不輕不重的一聲響,驚得白束滿身冷汗。

這個男人,殺人就跟喝水吃飯一樣。

娜娜對于卡祖這種毫無預兆就了結一條人命的行為也不認同,皺眉想要說些什么,“你……”

她停頓了好半天,卻想不出該斥責他什么,只好住口。

說到底,她不是在氣卡祖殺人或是為死去的克里爾抱不平,只是不滿意卡祖對待女人的方式而已。

既然不喜歡就不應該帶出來,帶出來了就應該負責,而不是在忍無可忍的時候折斷克里爾的脖子一了百了。

這是男人與女人之間觀念的對立。

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就這么因為克里爾的死瞬間冷凝下來。

這時,坐在一旁的年輕男人忽然抬起頭,掀開了一直架在火上的鍋蓋,像是完全沒有感受到空氣中的壓抑一樣,抬手將熱氣向自己的方向扇了扇,非常享受得深吸一口氣,笑著稱贊道:“不愧是巖蚺的肉,聞著可真香啊,火候也正好。”他沖白束露出一個非常陽光的笑容,熱情地招呼道:“你應該很餓了吧,快過來嘗嘗,這還是托你的福才獵到的呢。”

招呼完白束,年輕男人又沖剩下的三人招手,笑容里沒有一點陰霾,仿佛剛才什么都沒發生過,自己更是不認識一個叫克里爾的人一樣,“大家快來吃吧,這種好東西可不是每天都能吃到的。”

卡祖和年輕男人對視了一會兒,又看了一眼那鍋肉,沉默地跨過克里爾的尸體,坐到年輕男人的身邊,接過了他遞過來的一大碗燉肉,就開始吃了起來。

娜娜擰眉站在原地,思索了幾秒,也放松了緊繃的表情,恢復之前那副似笑非笑的神態,撫媚而自然得一撩頭發,幾步走到了年輕男人的另一邊,自己動手開始盛湯。

麥克捏著眉心,非常無奈得嘆了口氣,沒說什么,也跟著坐了下來,還不忘招呼白束,“傻愣著干什么呢小子,再不來湯都不剩了!”

白束捏緊了背在身后的手,掌心被火麟角膈得生疼,雙眼直勾勾得看著篝火邊圍坐的三人和一具尸體。

她想要走到他們身邊去,卻抵不過背后一陣陣的寒意,渾身顫抖得邁不動步子。

年輕男人見白束沒過去,又抬頭沖她招手,像個溫柔陽光的鄰家哥哥,“快來呀,趁熱吃對你的傷勢有好處。”

白束想回他一個微笑,僵硬的嘴角卻怎么也不聽使喚。

她現在的表情一定很難看。

可年輕男人對此視而不見,臉上的笑容像是極其自然,目光也溫柔的讓白束膽寒。

“你是不是不舒服?”他自然而然地把白束僵硬的表情解釋為痛苦,柔聲關心道:“是傷得太重不方便么?”說著,就放下了手中的碗和湯勺,似乎打算起身來扶她。

“安德,”麥克一手搭到他肩膀上,嘴里還嚼著一塊肉,含糊不清地說道:“他自己沒關系,你不用管。”說罷扭頭看了白束一眼。

被稱作安德的年輕男人順著麥克的力道坐了回去,笑得十分爽朗,“好啊,我先幫你盛湯。”

白束咽了口口水,緊繃的神經稍微放松了一些,深吸了幾口氣,也湊了過去。

“給,”她剛坐下,安德就遞了一大碗燉肉過來,“快點趁熱吃,不夠還有。”

“謝、謝謝……”白束嘴角有些抽搐,在遠處時還沒發現,這些冒險者吃東西居然用這么大的碗——她雙手接過比臉還大的海碗,沒吃就開始胃疼,“但是這些……也太多了……”

無論前世今生,她都不喜歡浪費食物。

娜娜疑惑得看了她一眼,“你得有八歲了吧,怎么吃的這么少?”

不,你對八歲的孩子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白束無奈道:“我都十二了。”

“十二歲?!”娜娜驚訝道:“你看起來頂多只有七八歲!”

三人全都一副驚訝的表情看著白束,連卡祖都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在他們的認知里,敢獨自一人闖入危險區的孩子肯定有一定的實力,絕不可能營養不良到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四五歲的。

麥克蒲扇似的大手拍在白束背上,用力捏了捏她瘦弱的身板,不贊同得說道:“一個小子吃的那么少,難怪弱成這樣,瞧你這小身板,連點像樣的肌肉都沒有,哪里像十二歲的樣子?”

白束瞬間想起自己少的可憐的魅力值和系統說的力量型路線,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不,她是女孩子,她不想變成金剛芭比。

“看來以前吃了不少苦呢,真是難為你了。”安德還是笑瞇瞇得,語氣中帶著難辨真假的憐惜,“多吃點吧,現在補還來得及哦。”

補你大爺啊。

“啊,”他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一樣,問道:“說起來,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白束賭一個系統,這人絕對不是突然才想起來的。

“我叫白束。”

“白束……么?挺好聽的呢,”他念叨了幾遍,對著她手里的大碗含頜,“快吃吧,一會兒涼了。”

白束看了看碗,還是有些遲疑,“可是……”

【你吃的完。】

嗯?

【你以前吃的基本上都是營養劑,體能消耗的也不多,胃口自然不大。但現在不同,體術和精神力等級上來之后身體對營養的需求也會逐漸提升,你對食物的需求也會有所增加,胃口會變大許多,不用擔心吃不下。而且你現在體能透支嚴重,巖蚺肉中蘊含的能量能幫你加快身體的恢復,這個叫安德的人說得沒錯,多吃點對你有好處。】

……不早說。

這多尷尬呀。

于是她決定化尷尬為食欲,還是別說話了,吃吧。

一時間誰都不再說話,幾人圍坐在一起吃東西,巖蚺肉燉的很香,可白束卻食不知味。

她沒那么快忘記剛才那場沖突,也沒忘記引發沖突的原因——毛豆。

這只在有生命危險時會把她護在身后的異獸幼崽還被鎖在附近某個角落里呢。

她有心想提,又不知如何開口,怕卡祖也給自己來個頸部馬殺雞。

要不……先緩緩?

《星際之游戲者手冊》 精彩點評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作者(綠染三枝)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官斗就是拉幫結派,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束,都讓)成為遼東省長,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也許作者(綠染三枝)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氣魄還有思維。情節大多都是日常瑣事,裝逼打臉,大大拉低整《星際之游戲者手冊》的格調,真的非常可惜。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白束,都讓),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

星際之游戲者手冊

作者:綠染三枝類型:科幻空間狀態:連載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寫的還是不錯的。作者(綠染三枝)對官場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爭應該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紅刃的廝殺。更不像很多官場腦殘文,官斗就是拉幫結派,最后在常委會上玩舉手的游戲。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束,都讓)成為遼東省長,后面的內容就成為雞肋了。也許作者(綠染三枝)構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員的眼光,氣魄還有思維。情節大多都是日常瑣事,裝逼打臉,大大拉低整《星際之游戲者手冊》的格調,真的非常可惜。雖然小說里的女性角色都寫的不錯,但是還是覺得應該單女主(白束,都讓),心目中還是希望能坐上那個位置的人是一個有道德潔癖的人。

小說詳情

万国国际娱乐